小白求学记 > 语文 > 范进中举翻译
小白求学记 > 语文 > 范进中举翻译

范进中秀才后回了家,他的母亲和妻子都很高兴。正准备烧锅做饭,只见他丈人胡屠夫,手里拿着一副大肠和一瓶酒,走了进来。范进向他作了揖,坐下来。

胡屠夫说:“我自己运气不好,把女儿嫁给了你这个丢脸的家伙,这些年来,不知道给我带了多少拖累。现在不知道因为我积了什么德,让你沾我的光,运气好中了个秀才,因此我带了瓶酒来祝贺你。“范进连连答应,叫妻子把肠子煮了,烫起酒来,在茅草棚下坐着。母亲亲自和媳妇在厨房里做饭。

胡屠夫又吩咐范进说:“你现在既然考中了秀才,凡事都要竖起一个规矩来。比如我的行业里,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,又是你的长辈,你就不能在我们面前摆架子;如果是家门口这些种田的,扒粪的,不过是普通百姓,你要是跟他们作揖,平起平坐,这就是坏了学校的规矩,连我脸上都没有光了。你是个忠厚没用的人,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,免得惹人笑话。”

范进说:“岳父指教的是。”胡屠夫又说:“亲家母也来这边坐着吃饭吧。老人家每天都吃些小菜小饭,想必也过得很艰难。我的女儿也过来吃些。自从进了你的家门,这十多年,猪油都不知道有没有吃过两三回呢!可怜!可怜!”说完,婆媳两个都来坐着吃了饭。吃喝到黄昏时分,胡屠夫喝得醉醺醺的。范进母子两个,千恩万谢。屠夫横披了衣服,挺着肚子走了。

第二天,范进免不了要拜访拜访同乡邻里。魏好古又约了一群同届的秀才朋友,彼此来往。因为是乡试年,参加了几个文会。不知不觉到了六月底,这些同届秀才都约范进去参加乡试。

范进因为没有盘缠,就去同丈人商量,被胡屠夫一口唾沫吐在脸上,骂了一个狗血喷头,说:“不要再耽误你的时间了!你自己早知道中了一个秀才,就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’起来!我听说,你中秀才的时候,也不是因为你的文章写得好,而是学官觉得你太老了,心里过不去,施舍给你的。

现在鬼迷了心窍,就想中举人了!这些中举人的都是天上的‘文曲星’!你没看见城里张府上那些举人,都有大量的钱财,一个个方面大耳?像你这尖嘴猴腮,也该撒泡尿自己照照!不三不四,就想吃天鹅肉!趁早收了这心,明年在我的行业里替你找一个教书的地方,每年赚个几两银子,养活你那老不死的老娘和你老婆才是正事!

你问我借钱,我一天杀一个猪还赚不到几钱银子,都拿给你丢在水里,叫我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吗!”一顿夹七夹八,骂得范进不知怎么开口。

于是告辞了丈人回来,心里想:“老师说我写文章的功夫已经到家了,自古以来没有不进考场就能中举的,如果不进去考一考,怎么能甘心呢?”于是向几个同去考试的人商量,瞒着丈人,到城里去参加乡试。出了考场,马上就回家。而家人已经饿了两三天。被胡屠夫知道,又骂了一顿。

到发榜那天,家里没米煮早饭,母亲吩咐范进说:“我还有一只生蛋的母鸡,你快拿去集市上卖了,买几升米煮稀饭吃,我已经饿得两只眼睛都看不见了。“范进慌忙抱了鸡,出门去集市。

才离开不到四个小时,只听到一阵锣声,三个人骑着马闯了进来。那三个人下了马,把马拴在茅草棚上,连连叫道:“快请范老爷出来,恭喜中举了!”母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吓得躲在屋子里;听说中了举,才敢伸出头来,解释道:“各位请坐下,我儿子刚出去了。”

那些报录人说:“原来是老太太。”大家簇拥着要喜钱。正吵闹着,又是几拨人马,二报、三报也到了,挤了一屋子的人,连茅草棚地上都坐满了。邻居们也都来了,挤着看热闹。老太太没办法,只得恳求一个邻居去集市找范进。

那邻居飞奔到集市,到处找不到;一直找到集市的东面,才看见范进抱着鸡,手里插个草标,慢腾腾地走着,东张西望,在那里找买家。邻居说:“范进,快点回去!恭喜你中了举人,报喜的人挤了一屋呢。“

范进以为是在骗他,就装作听不见,低着头往前走。邻居看到他不理睬,走上前来,就要抢他手里的鸡。范进说:“你抢我的鸡干什么?你又不买。”邻居说:“你中举了,叫你回家打发那些报录人呢。“

范进说:“高邻,你知道我今天没米下锅,要卖这个鸡去救命,为什么拿这些话来骗我?我不和你闹,你自己回去吧,别耽误了我卖鸡。”邻居看见他不相信,一手把鸡抢了,扔在地下,把范进拉了回来。

报录人见了说:“太好了,新贵人回来了。”就簇拥着他要说话,范进三两步走进屋里来,看到屋中间升挂起了报帖,上面写着:“捷报贵府老爷范讳进高中广东乡试第七名亚元。京报连登黄甲。”

范进不看还好,他看了一遍,又念一遍,自己双手一拍,笑了一声,说:“噫!好了!我中了!”说完,往后一倒,牙关紧咬,不省人事。老太太慌了,慌忙给他灌了几口开水。

他爬起来,又拍着双手放声笑道:“噫!好!我中了!”笑着,不由分说,就往门外跑,把报录人和邻居都吓了一跳。走出大门没多远,一脚踩进了水塘里,挣扎起来,头发都散掉了,两手黄泥,一身湿漉漉的全是水。

大伙都拉不住他,拍着笑着,一直走到集市上去了。大家大眼瞪小眼,都说:“原来新贵人高兴疯了。”老太太哭着道:“怎么出了这么苦命的事!中了一个什么举人,就得了这个倒霉的病!这一疯了,什么时候才能好啊?”

娘子胡氏道:“早上出去还很好的,怎么就得了这样的病!那这可怎么办呀?”众邻居劝道:“老太太不要心慌。我们现在暂且派两个人跟住了范老爷。这里大家从家里拿些鸡蛋酒米,暂且款待了报子上的老爹,再来商量这事。”

这时众邻居有拿鸡蛋来的,有拿白酒来的,也有背了一斗米来的,也有抓了两只鸡来的。娘子哭哭啼啼,在厨房做好了,拿到茅草棚里。邻居又搬来些桌子凳子,请报录的坐着喝酒,商议他这疯了的事,要怎么办才好。

报录的人中有一个说:“在下倒是有一个主意,不知道行不行?“很多人问:“什么主意?”那人说:“范老爷平日要没有最害怕的人?他只是因为太高兴了,痰涌上来,迷了心窍。现在只需要他害怕的这个人来打他一个嘴巴,说:“这个报录的话都是骗你的,你没有中举。’他被这么一吓,把痰吐了出来,就明白了。”

很多邻居都拍手称赞说:“这个主意太好了,太妙了!范老爷最怕的莫过于杀猪的胡老爹。太好了!快找胡老爹来。他也许是还不知道道,还在集市卖肉哩。”又一个人说:“要是在集市买肉,他早就知道了;他从五更天就去东头集市赶猪,还没回来。快点迎上去找他。”

一个人飞奔着去迎接,走到一半路,遇见胡屠夫走来,后面跟着一个烧水的伙计,提着七八斤肉,四五千钱,正要来贺喜。进门见到了老太太,老太太大哭着诉说了一番。胡屠夫诧异道:“难道这么没福气吗?”外边的人一起发声请胡老爹说话。胡屠夫把肉和钱交给女儿,跑了出来。

大家把主意告诉了他,和他商量。胡屠夫犯难了,说:“虽然这是我女婿,如今却做了举人老爷,就是这天上的星宿。天上的星宿是打不得的!我听斋公们说:打了天上的星宿,就要被阎王抓去打一百铁棍,发配到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翻身。我可是不敢做这样的事!”

邻居内一个尖酸刻薄的人说:“算了吧!胡老爹,你每天杀猪做生意,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,阎王也不知道叫判官在簿上记了你几千条铁棍;就算是加上这一百棍,又有什么关系?只怕把铁棍子打完了,也算不到这笔帐上吧。可能你救好了女婿的病,阎王念你有功,从地狱里把你提上第十七层来,也说不定。”

报录的人说:“不要只顾着说笑了。胡老爹,这个事必须要这样,你没办法,权当变通一下。“屠夫碍于众人的情面,只得连喝了两碗酒,壮一壮胆,把刚才这些顾虑收起来,将平时的凶恶模样拿出来,卷一卷那油晃晃的衣袖,走到集市去。众邻居五六个都跟着跑。

老太太赶出来叫道:“亲家,你只可以吓他一吓,可别把他打伤了!“众邻居道:“这自然,那需要您吩咐。”说着,径直去了。

来到集市,见范进正在一个庙门口站着,散着头发,满脸污泥,鞋子都跑掉了一只,只顾拍着手,嘴巴里叫道:“中了!中了!“胡屠夫凶神似的的走到跟前,说道:“该死的畜生!你中了什么?”一个嘴巴打过去。

很多人和邻居看见这个样子,忍不住笑了。没想到胡屠夫虽然大着胆子打了一下,心里到底还是害怕的,那手早就抖了起来,不敢打第二下。范进一个嘴巴就被打晕了,昏倒在地上。众邻居一齐上前,替他抹胸口,捶背心,弄了小半天,慢慢喘息过来,眼睛明亮起来,不疯了。

许多人他扶起来,借了庙门口一个外科郎中的板凳坐着。胡屠夫站在一边,不多时,觉得那只手隐隐地疼了起来;自己一看,一个巴掌仰着,怎么也拉不过来。自己心里懊恼道:“果然是天上‘文曲星’是打不得的,现在菩萨计较起来了。“想一想,更疼得厉害了,连忙向郎中讨了个膏药贴着。

范进看了很多人,说:“我怎么坐在这里?”又说:“我这半天,昏昏沉沉,像在梦里一样。“众邻居道:“老爷,恭喜高中了。刚才高兴得有些动了痰,刚才吐出几口痰来,好了。快请回家去打发报录人。”

范进说:“对了。我也记得是中的第七名。“范进一面自己绾了头发,一面向郎中借了一盆水洗洗脸。一个邻居早把那一只鞋寻了过来,替他穿上。看到丈人在跟面,害怕他又要骂。胡屠夫上前说:“贤婿老爷,刚才不是我敢大胆,是你老太太的意思,央求我来劝你的。”

邻居中的一个说:“胡老爹刚才这个嘴巴打的亲切,一会儿范老爷洗脸,还要洗下半盆猪油来!又一个说”:“老爹,你这手明天杀不得猪了。“胡屠夫道:“我哪里还用杀猪了!有我这贤婿,还怕后半辈子没得依靠吗?

我常常说,我的这个贤婿,才学又高,人品相貌又好,就是城里头那张府、周府的这些老爷,也没有我女婿这样一个体面的相貌。你们不知道,不怕跟你们说,我小老这一双眼睛,可是认识人的。

想当年,我小女儿在家里长到30多岁,多少有钱的富户要和我结成亲家,我自己觉得女儿像有些福气的人,最终会嫁给一个老爷,今天果然没有错!”

说完,哈哈大笑。众人都笑起来。看著范进洗了脸,郎中又拿茶来喝了,一同回家。范举人走前面,屠夫和邻居跟在后面。屠夫看见女婿衣裳后衣襟皱了很多,一路低着头替他扯了几十回。

到了家门口,屠夫高声叫道:“老爷回府了!”老太太迎接着出来,看到儿子不疯,喜从天降。很多人问报录的在哪,是家里已经用屠夫送来的几千钱打发走了。范进拜了母亲,也拜谢了丈人。胡屠夫再三不安地说:“这没几个钱,不够你赏人的。“范进又谢了邻居。

正要坐下来,却先看到一个穿着体面的管家,手里拿着一个大红色全帖,飞跑了进来:“张老爷来拜访新中举的范老爷。”说完后,轿子已经是到了门口。胡屠夫急忙躲藏进女儿房里,不敢出来。邻居各自散了。

范进迎了出去,只见那张乡绅下了轿进来,头戴纱帽,身穿葵花色圆领,金带,皂色靴。他是举人出身,做过一任知县,别号静斋,范进和他礼让请了进来,到堂屋内平磕了头,分宾主坐下。张乡绅先攀谈说:“世先生同在乡里,却一直没有亲近。“

范进说:“晚生一直仰慕老先生,只是无缘,还没能拜会过。”张乡绅说:“刚才看见题名录,贵房老师高要县汤公,就是我家先祖父的学生,我和你是亲切的世家兄弟。“范进道:“晚生侥幸,实在是惭愧。但幸运的是出自老先生的门下,可真是令人高兴。”

张乡绅四周看了看,说:“世先生真是清贫。“从跟随的家仆手里拿过一封银子来,说:“小弟也没什么好东西可以送你,郑重备了五十两作为贺礼,世先生暂时收着。这华居实在住不得,将来主事或有人拜访,都不很方便。

我有一所空房子,就在东门大街上,三进三开间,虽然不算很宽敞,也还算干净,就送给世先生;搬到那里去住,或早或晚也好上门请教。“范进再三推辞,张乡绅急了,道:“你我多年情谊的世交,就如同至亲骨肉一样;如果要这样,就是见外了。“范进这才把银子手下,作揖谢了。又聊了一会儿,张乡绅躬身告别。胡屠夫一直等他上了轿,才敢走出堂屋来。

范进立即把这银子交给妻子打开看,是一封一封雪白色的细丝银锭,于是包了两锭,叫胡屠夫进来,递给他说:“刚才让老爹破费了,拿了五千钱来。这六两多银子,老爹拿去吧。“屠夫紧紧地把银子攥在手里,把拳头伸过来,说:“这个,你先收着。我原本是祝贺你的,怎么又好意思拿了回去?“范进道:“眼下我这里还有这几两银子,如果用完了,再来向老爹讨来用。“

屠夫连忙把拳头缩了回去,往腰里揣银子,嘴上说着:“算了,你现在结交了这个张老爷,哪还用发愁没有银子花呢?他家里的银子,说起来比皇帝家还多哩。!他家就是我卖肉的主顾,一年就是没有事,肉也要用四五千斤,银子哪有什么奇怪的!”

又转回头来看着女儿,说:“我早上拿了钱来,你那该死的兄弟还不肯,我说:‘姑老爷今非昔比,免不了有人把银子送上门来给他用,只怕姑老爷还不稀罕。’现在果然是这样!如今拿了银子回家去,骂骂这死砍头短命的奴才!”说了一会儿,千恩万谢,低着头,笑迷迷的离开了。

从此以后,果然有许多人来奉承他:有送田产的;有人送店房的;还有那些破落户,两口子来投身为仆,图荫庇的。过两三个月,范进家奴仆、丫鬟都有了,钱、米自然是不用说了。张乡绅家利又来催着搬家。搬到新房子里,唱戏、摆酒、请客,一连三日。

收藏
评论

热搜排行榜MORE+

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1192号

Copyright ©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

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备案号:苏ICP备14016065号-6

小白体育

星辰影院

投诉
回到首页
投稿
回到顶部